国 合 华 夏 城 市 规 划 研 究 院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 China urban planning Institute
新闻详情

浅析新时代背景下的“大黄河文化”

文 / 国合院国际合作处处长、研究员 邢学勇

……九曲黄河,奔腾向前,以百折不挠的磅礴气势塑造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民族品格,是中华民族坚定文化自信的重要根基……黄河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要推进黄河文化遗产的系统保护,守好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要深入挖掘黄河文化蕴含的时代价值,讲好“黄河故事”,延续历史文脉,坚定文化自信,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精神力量……

——摘选自2019年9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

大河汤汤,华夏泱泱,根植于黄河流域的黄河文化是中华文明中最具代表性、最具影响力的主体文化,其历史地位无可撼动。时代在发展,历史在进步,黄河文化发展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历史时期,其内涵和外延也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和扩展,相较于传统意义上的黄河文化,“大黄河文化”概念呼之欲出,需赋予其更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更深远的历史使命。

之所以称为“大黄河文化”,重点在“大”字上。这里的“大”,亦可是“新”,亦可是“全”,亦可是“泛”,亦可是“深”,可从内容、地域、特征等维度体现。

首先体现在地域上,笔者提出的“大黄河文化”所涉猎的范围较之传统有所扩展。传统黄河文化所涉猎的区域,包括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和山东,共计九个省区。事实上,历史上黄河流经区域不仅包含上述九个省区,它曾向北流经河北、天津,向南流经安徽北部、江苏北部,这四个地区的文化特点与主体黄河流域的文化特点非常相似,当属同一文化系统。

其次,从时间维度来看。笔者认为新石器时代才真正出现黄河文化。据最新考古发现,在今河北武安磁山、河南新郑裴李岗,先后发现了距今约8000年的聚居村落遗迹、猪狗等家畜的骨架以及用于农业生产的石磨盘、石磨棒、石铲、石镰等工具和贮存粮食的窖穴。可见当时的人们已经开始稳定聚居,食物来源也比较稳定,精神生活进一步丰富,文化产品相对成形,真正意义上的黄河文化由此出现。

再次,“大黄河文化”的内容较之传统的黄河文化更加丰富。农耕文化是传统黄河文化最基本的特征。黄河文化是一种典型的农业文化。适宜的气候,肥沃的土壤有利于黄河流域农业的发展,黄河流域人们的长期精耕细作,使得黄河文化成为一种成熟的、高度发达的农耕文化。与北方的草原游牧文化和东部沿海地区的海洋文化相比较而言,农耕文化在文明发展程度上更表现出一种早熟性和先进性。

笔者认为“大黄河文化”的内容不仅包括这一区域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等经济内容,而且还包括生活在这一流域人民的社会规范、生活方式、精神面貌和价值取向,也就是说黄河文化是指黄河流域人民创造的物质文明成就与精神生活的内容、方式和特征的总和。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将黄河文化视为流域劳动人民创造的全部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将黄河流域出现的全部文明成果都视为黄河文化的要素;二是将黄河文化视为流域劳动人民在长期的劳动实践过程中形成的精神财富的总和;三是将黄河文化视为人们在长期的黄河治理开发保护与管理实践中创造的全部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以及实践中形成的基本精神和价值观念的总和。

就具体构成要素来说,黄河文化是在人与自然、人与河流等诸多要素的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中产生的。从人类逐水而居、与河相伴那天起,从大禹的父亲鲧开始治理黄河,与自然的黄河进行斗争那天起,直到现在黄河沿线郁郁葱葱的绿化带、生机勃勃的生态系统,令人流连忘返的旅游景点,堤防修建的历史及其所产生的人文典故、传说故事,抗洪抢险的壮举、精神以及英雄模范的事迹,都是“大黄河文化”的构成要素。

从文化形态来说,大黄河文化主要包括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裴李岗文化、老官台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大汶口文化等黄河文化发展伊始的主要形态;进入文明社会以后,黄河流域先后兴起了夏、商、周文化;从春秋战国到秦汉王朝大一统时代,黄河流域经历了秦文化、三晋文化、中原文化(河洛文化)、齐鲁文化等多元并立和多元一体的文化融合发展,从而形成了黄河文化完整的文化体系。

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维度,即“大黄河文化”较之传统黄河文化有了更鲜明的时代特征。众所周知,连续性、根源性、包容性、统一性等是传统黄河文化的特征,而笔者所提出的“大黄河文化”,则是在继承这些传统特征的基础上,在新时代背景下发展出了“生态性、发展性”等新特征。

其中连续性特征是说,在世界四大“大河文明”中,只有黄河文化不曾断流,从新石器时代起源一直延续至今;根源性是说,黄河流域在历史上一直是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国家的统一又极大地扩展了黄河文明的影响,早期制度中的宗法制度、礼乐制度及其理论化的产物——儒家思想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占支配地位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又随着政治上长期的不断强化,成为一种不可替代的正统思想。而以这种正统思想为核心的黄河文化长期在古代中华文化体系中居于主体地位,始终是中国古代文化的正统和根源所在;包容性和统一性是说,黄河流域以其先进的农业经济为基础,用自身先进的深厚内涵和强大的传统习俗力量,对各个少数民族产生巨大的感召力和同化力,黄河文化以开放和包容的姿态,将其自身融入一个更大范围的中华文明之中,并通过文化交流不断吸收和融合其他地域文化,引领着华夏文明的发展。

“大黄河文化”的生态性是指其文化构成要素之间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诸如黄河流域的经济、人文、环境、政治、社会、生态等要素,相互影响,相互依存,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圈。黄河文化是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逐步积淀形成的,具有厚重的历史底蕴和丰富的历史内涵,是一个多层次、多要素的文化整合系统。只有各构成要素之间和谐共生,才能实现文化的可持续发展。任何打破生态平衡的单一要素发展,都会对整个文化生态系统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

“大黄河文化”的发展性是指其内在的创新性和引领性。任何一种先进的文化之所以能够源远流长,有足够强大的生命力,就源于它不但能继承原有的生机和活力,还能够不断地适应时代的发展,在发展中不断创新,丰富自己的内涵和外延,对其构成的各种要素进行整合、升华,如此自我更新,实现螺旋式成长。特别是以自强不息、民族融合、开放包容为核心的黄河文化,与新时代“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脉相承,“大黄河文化”在新的历史时期又爆发出新的青春活力和时代魅力,是新时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强大精神力量。

但从可持续发展角度看,传统黄河流域文化所承载的文化价值和精神内涵仍待进一步挖掘和提炼,文化遗产展示水平不高,活化利用形式和途径单一,闲置情况突出,传承载体和传播渠道有限,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不足,与习主席提出的增强文化自信和建设文化强国的要求仍有差距。这就需要我们坚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原则,将黄河文化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发展好,特别是要深入挖掘黄河优秀传统文化内涵,全面提升黄河文化的当代价值和时代精神,结合新时代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美好生活的现实需要,多渠道、多方式、系统性弘扬好利用好黄河优秀传统文化,讲好黄河历史和当代故事,深化全社会对黄河文化的认同和认知,切实增强文化自信。在时代背景下,紧紧围绕“大黄河文化”这个有效载体,作好大文章,谱写新序曲!


资讯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