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合 华 夏 城 市 规 划 研 究 院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 China urban planning Institute
新闻详情

吴维海:数字经济时代的跨界融合有超万亿级市场与爆发力


----吴维海在2019年京津冀大数据产业创新应用论坛提出跨界融合的四个关系和国际合作的“五化”路径


编者按:数字经济是我国经济转型和对外开放的新趋势、新模式、新动能。2019年5月18日由经济日报和河北省人民政府在廊坊联合主办了2019年京津冀大数据产业创新应用论坛全国政协、工业化的信息化部、国家发改委国家和部委领导人、智库专家、企业代表等分别做了演讲或专题发言河北省有关领导到会自致辞。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国合华夏城市规划研究院执行院长吴维海应邀参加了本次论坛,他论坛圆桌会议上提出了“数字经济时代的跨界融合有超万亿级市场与爆发力”的行业预判,对数字经济的国际合作指明了规则化、订单化、虚拟化、品牌化和国际化的“五化”路径与五个方面的工作重点。以下是吴维海等演讲。

其中:

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农工党中央专职副主席、经济日报社副社长林跃然做了论坛致辞。

工业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长、中共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做了“推进工业化”的主题演讲。

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有友谊促进会理事长陈智敏做了“数字经济背景下的数据权属与安全”的主题演讲。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白津夫做了“数字化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题演讲。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张新红做了“大数据与实体经济”演讲。

河北省人大委员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反照兵做了论坛讲话。

中国航天空气动力技术研究院空气动力理论与应用研究所长艾邦成做了“大数据、人工智能与航天飞行器”的演讲。

润泽科技与国家地理空间信息中心、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中国健康旅游保险 产业创新联盟等进行了签约。

中国电信技术创新中心主任毕奇做了“5G推动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演讲。

中工服工惠驿家总裁陈伟做了“产业创新城+工惠驿家”的发言。

中国健康旅游保险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长、原卫生部副部长何界生、中国国际跨国公司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张笑宇、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社长兼总编辑季晓分别作了致辞或演讲。

原国务院参事、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徐锭明做了数字经济的典型发言。

国家发改委国家地理空间信息中心常务副主任刘晓明做了遥感数据应用与服务创新方面的演讲

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书记戴博伟做了智慧物流发展方面的演讲。

中国遥感应用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卫征等做了遥感应用专题发言。科大讯飞大数据研究院执行院长谭做了数据应用领域的发言。

重庆八戒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周勇做了公司业务介绍与有关发言。

民生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牛新庄做了智慧金融等方面的发言。

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焦刚、人民日报社研究部副主任丁丁、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兼国合华夏城市规划研究院执行院长吴维海等参加了论坛圆桌会议,并做了“数字经济与跨界融合”等专家发言。


吴维海博士以数字经济与国际合作等为主线,做了专家发言,提出了数字经济超万亿级市场、数字经济国际合作的“五化”路径等钱前瞻观点。

以下是吴维海的论坛发言。


吴维海:数字经济时代的跨界融合有超万亿级市场与爆发力

----吴维海在2019年京津冀大数据产业创新应用论坛提出跨界融合的四个关系和国际合作的“五化”路径。


吴维海在本次数字经济论坛上提出,数字经济与跨界融合具体呈现为四个关系

一是数字经济助推了跨界融合向纵深领域探索和发展。数字经济有虚拟性、高附加性、高渗透性、价值增值性和边际成本递减等特征,它与各类产业具有相互融合、相互推动的内在规律。数字经济时代的技术驱动,使得一二三产业之间、同一产业内部不同行业或产业环节的关联度更高,导致了信息和要素在不同经营主体之间的流动、优化更加便利,大数据、5G、互联网与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产业延伸与跨界融合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支撑和源动力

二是跨界融合加速了数字经济的裂变式发展。数字经济从无到有,从低端到高端,从基础的信息化到万物互联、人工智能泛在化,具有自身的短板与发展瓶颈。通过一二三产融合及跨界融合,极大推动了以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为驱动的万物互联、人与物品的互联,形成了无所不在的数字连接、信息传递和技术应用,极大拓展了数字经济的发展空间与实施载体,也为数字经济裂变式、蛙跳式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政策、资金、人才、技术等资源要素。从一定意义上说,没有跨界融合,数字经济就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及发展的基础。

三是数字经济和跨界融合是相辅相成的正向关系。数字经济的发展,对跨界融合具有极强的推动力和支撑力;跨界融合的扩张目标,必须通过数字经济进行技术支撑和要素链接。同时,只有前瞻性运用数字经济技术和成果的领先企业,才有可能在跨界融合和市场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才有可能抢占“蓝海业务”、固有市场,挤占同行业的市场和客户,才有可能获得更多投资和人才,才有可能最终形成行业的独角兽或领袖企业。

四是数字经济时代的跨界融合有超万亿级市场与无与伦比的爆发力。人类已经进入了数字与智能时代。“数字经+”、“人工智能+”、“产业+数字经济”等成为未来经济的主要业态。基于数字技术和成果应用的跨界融合市场规模是巨大的,它寄生在每一个产品、每一项服务和每一个经济活动当中,不断进行技术和业态的升级,可以说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未来产业的边界将更加模糊,甚至走向消失,未来的经济和产业,将不再由一个个独立行业或单个产业等组成,将是数字经济与一二三产相互交融、彼此渗透,无缝耦合,无法严格区分的。未来经济,将打破产业、企业之间的边界,产业的划分将更模糊,企业将可能是平台化、订单化和虚拟化,未来经济将逐步形成智能产业、数字产业等新动能、新业态,数字技术将与各产业、各行业高度融合、呈现一体化、开放化和标准化等新趋势。数字经济时代,跨界融合将成为新常态、新模式,也会成为实体企业的主要竞争手段和经营策略。

关于数字时代国际合作新特点,以及国际合作在数字领域的工作重点,吴维海认为:主要体现为“五化”路径,重点推动五个方面的工作:

吴维海指出,数字经济与国际合作是一脉相承的。数字经济的内涵就是开放和信息共享,它具有开放与合作、分享的基因,也就是国际合作的核心要素。数字经济时代,信息互联、人工智能和量子技术等广泛应用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也改变了国与国、组织与组织、人与人之间的经贸合作、文化交流和政策互通等的模式和渠道。国际合作的新特点可能表现为虚拟化、平台化、规则化、品牌化和订单化。数字经济时代,全球化特征更加明显,经济和文化交流将更加智能、便利,更加跨越地理空间。

基于上述趋势和特点,吴维海提出,国际合作在数字领域的工作重点可归纳为五方面:

一是积极构建国际合作与对外交流的互认规则与运行体系,确保各方经贸往来顺畅与良好信用。要聚焦中美贸易摩擦、各国关税政策、不同国家消费习惯和经贸差异,共同完善和修订WTO规则,在区域范围内达成相互确认的贸易规则、合作机制和商品结算体系、金融汇兑机制,规范国际经贸新流程。

二是主动搭建和引领国际交流和贸易互通渠道、交易平台与合作机制,抢占国际政治、经济和文化等交流的制高点。高度重视国际性经贸组织和标准研究,积极参与多边会谈,完善国际经贸交流渠道。

三是推动形成以国家战略和开放共享为指引的全球经济、金融规则和双边、多边经贸协议。以促进我国经济转型、对外开放和全球资源要素自由流动为目标,加大全球经济、金融、信用机制建设,为全球合作提供良好氛围。

四是构建以国家战略和合作共赢为导向的一带一路“五通”区域机制、经贸体系,以及各国之间开放包容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完成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地位平等、开放共融的发展格局。

五是全面推动智能产业、数字经济的产业化、规模化、品牌化、标准化和国际化,以数字经济和智能技术促进国际合作的高水平、高质量发展。共建和谐、平等、开放、共享的国际合作新秩序,让世界更智能,让人类共同拥抱互联、繁荣、开放、和谐的数字经济新时代(根据吴维海演讲整理)



资讯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