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 合 华 夏 城 市 规 划 研 究 院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 China urban planning Institute
新闻详情

坚定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领信用工作

坚定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领信用工作

——新时代解决新矛盾 建设“信用强国”的新征途

吴维海[1]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 研究员 执行总监 博士

国合华夏城市规划研究院执行院长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习近平总书记对信用工作重要指示精神,坚持全球视野,聚焦新时代,研究新矛盾,确立新视野,找到新路径,一张蓝图绘到底,重整行装再出发,推动我国信用建设水平再上新台阶,建设“信用强国”,引导推动“信用全球”建设。

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用思想是社会信用建设再上新台阶的“指南针”和“定盘星”

习近平总书记十八大以来对信用工作系列的重要指示,以及党的十九大报告对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部署,为新时代我国社会信用建设标注了时代方位、提出了战略要求、做出了全新谋划、指明了工作方向、描绘了崭新蓝图,为我国社会信用建设踏上新征途而量身定做的“定盘星”。

1、新时代习近平同志信用工作的核心思想(新时代社会信用建设的“指南针”)

初步认为,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着力解决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信用建设)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二是着力于积极参与和推动全球治理。反对霸权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倡导和维护全球公平、正义、共享、发展的治理理念,主动参与和共建区域性、世界性信用新体系、新规则,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新时代全球视野的社会信用建设“定盘星”

国内:问题导向,以人民为中心,尽快构建全方位、全流程、全覆盖、全共享、全奖惩的社会信用体制机制;逐步形成全社会自发、自觉、自律的诚信文化和社会信用运行、管理、监督与服务体系。

国际:国际视野,世界标准,对标对表,持续推动我国信用体系完善、水平提升、标准共享,积极参与、引导和共建共享国际新型信用标准、新型信用组织和新型信用约束机制等。

二、新时代社会信用建设的突出问题和矛盾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战略部署,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自2014年以来,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取得了巨大成效。无论在理论体系、制度架构、组织机制、平台建设,还是示范试点和考核激励等方面,逐步实现了由无到有,由分散到逐步集中,由信息孤岛到逐步共享的根本性变化。这些成绩和进步,已经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委领导和社会各界的较高评价或认可。

同时也应该看到,我国社会信用正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常态时期,政府信用、企业信用、商业信用、司法公信等还存在一些制度性、机制性和操作性等突出问题,信用制度、信用文化、信用平台、信用约束等方面还有不少需要完善的环节;国际上,我们既要面对国际信用美国“一枝独秀”的尴尬现实(国际信用规则和信用评级机构基本由美国等垄断,我国在国际信用领域的话语权不高)。要尽快树立国家信用,维护世界经济贸易秩序和国家信用、商业信用,同时,又要研究和主动应对美国等贸易保护主义的新挑战、新威胁。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动荡,原有共同遵循的某些国际政治、经济和贸易规则受到极大的冲击与破坏,国与国之间、机构与机构之间、人与人之间的信用关系需要重构。

深度分析我国社会信用建设的突出问题,总结为10个方面:

(1)信用政策和制度不健全、不统一;(2)信用平台和数据库建设仍然割裂并不共享;(3)信用文化建设不够,“政务信用”和“司法公信”等对失信“官员”个人的惩戒软约束,失信成本极低;(4)“商业信用”“金融信用”和“企业信用”等失信比例偏高,且惩处机制不利;(5)信用管理部门系统不够,且各自为政问题存在,浪费了公共财政,加大了协调成本;(6)信用中介结构总体素质不高、规范性不够,行业信用水平不高;(7)信用数据库或平台由民营机构承担建设和运营,信息泄露风险极大;(8)部分部委机构和组织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角色缺乏独立性、客观性和公正性等;(9)国际视野不够,现有信用制度和平台等主要范围是国内经济领域,奖惩措施相对单一且表面化,尚未构建信用文化、信用中国的系统性制度、规则和强约束;(10)缺少国际信用体系机制和突发事件的研究与前瞻布局,特别是没有系统研究和尽快构建全球视野、实现全球治理,没有对标我国2050年目标(党的十九大较高目标)的国际标准、国际新型信用组织、国际规则、区域信用联盟、全球治理规则,以及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等特殊场景下我国信用政策,国际信用规则、信用制度与信用奖惩,等。

三、坚定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领信用工作,建设“信用强国”,引导“信用全球”

笔者在《大国信用-全球视野的社会信用体系》专著、多次全国信用高峰论坛演讲,以及信用研究报告和专题文章中,多次提到了适应新时代人民对信用建设的更高要求,积极探索“大国信用”建设的新路径、新模式。将信用作为立国之本,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集中体现,也是解决我国信用体系建设中突出矛盾和问题的唯一、现实、必然的战略选择。

1、围绕党中央、国务院和发展改革委信用工作部署,坚定不移构建“大国信用”

统一各级党委、各级政府、各部门、各行业的思想认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上述10大问题为导向,以人民为中心,着力研究和出台解决突出问题的信用制度和运行机制,切实落实新时代下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大工程、建设平台和行动线图,通过“问题-措施-目标-考核”四个步骤,构建“大国信用”,坚决把社会信用建设工作推向纵深,抓出成效。

2、贯彻总书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打造“信用强国”

信用强则国家强。围绕人民满意这一中心,对标对表国际标准,立足各地特色,实行“人、财、物”的优先倾斜,从文化、制度、规划、行动、考核等方面多策并举,纳入各级党委、各级政府“一把手”工程,优先研究和着力解决政务失信、官员失信、司法失信、个人失信等突出矛盾与问题,并行分析和逐步解决商业信用、企业信用、金融信用等涉及面广、解决难度大、社会关注度高等信用提升问题。另外,致力于一带一路和国际贸易对我国信用工作的影响,政府引导、智库参与、调动社会各方的力量,形成规范、系统、操作性强的管理、运行、监督和约束机制,探索“信用强国”建设的步骤和方法,既要维护国家和企业利益,也要兼顾国际规则和海外合作伙伴的利益,树立我国良好的国际信用形象。

3、坚持开放包容,引导“全球信用”体制机制建设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参与全球治理,积极共建共享国际规则,维护全球经济贸易秩序。这对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提出了新要求。在新时代,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不只是一国的国内事情,它与世界各国、国际组织、海外机构和外国公民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多跨国经济、贸易合作和商业合约,甚至国家之间的协议和合作,都涉及到国际信用和国际信用标准、信用规则、信用机制、信用监督、信用约束和失信奖惩等问题。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必将在国际事务中发挥越来越多的作用,我国公民和经济组织与各国的交往日益频繁,规模越来越大,因此,国际信用和构建国际信用新型关系等已经成为我国社会信用建设的重要课题。为此,笔者提出了构建世界新型信用组织(WCC)和构建国际信用产业联盟(WSA)等构想,并设计了建设“信用强国”和“信用全球”的三大阶段性目标及实施路径[2],供决策参考。

四、建设“信用强国”和“信用全球”的措施建议

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持“四个全面”,坚持用习近平总书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领治信用,既是坚定制度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以开放包容的心态,以国际视野,对标对表,全面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提升我国社会信用建设水平的“指南针”“定盘星”,更是满足新时代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更高要求的信用支撑保障和战略选择。为此,应该树立国际视野,聚焦世界标准,研究制定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国家标准、国际标准,明确短期目标和中长期目标,制定“信用强国”和“信用全球”建设的路线图,一张蓝图抓到底,久久为功,方得始终。

1、确立“信用强国”建设目标

短期目标。以《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为基础,经过2-3年的努力,到“十三五”期末,我国社会信用体系更加完善、规范,信用理论架构持续创新,政府信用、司法信用、商业信用和金融信用显著提升,我国社会信用建设总体水平接近或达到国际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为实现小康社会做出显著的贡献。基于“一带一路”倡议的全球新型信用组织(WCO)国际信用标准体系(WSA)初步构建。到2020年,我国基本建成信用共享共建平台,国内信用中介机构和从业人员的素质显著提升,国内信用中介机构在国内信用市场份额年均长10%以上。

中长期目标。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引领,到2035年,我国社会信用建设水平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基本建成“信用强国”,国内信用中介机构在全球信用市场份额达到较高水平,我国社会信用助推国家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阶段性目标;到2050年,我国成为全球信用组织和信用标准化体系建设的主要参与者、组织者和主导者,我国在全球信用建设中的贡献处于领先地位。在社会信用体系的推动下,国家在2050年基本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2、建设“信用强国”引导“信用全球”“三步走”战略

总体来看,我国在新时代建设“信用强国”的主要步骤,可分为“三步走”。

倡导提升(2018-2020年)。评估、优化现有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政策、体系、机制和规则,总结经验,问题导向,集中专家学者和智库力量,研究、倡导并编制“信用强国”战略,以国务院或国家部委联合发文等形式,进行规划实施和优化、提升。在“信用强国”战略的实施过程中,兼顾我国社会信用体系与国际化组织和全球信用机制的构建、衔接、规则设计与政策引导等。

       建设“信用强国”的“三步走”步骤


开放融合(2021-2035年)。在全面实施“信用强国”战略的基础上,进行阶段性信用战略评估。结合“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和推进,重新修订并编制“信用强国”中长期战略,体现新时代的人民美好生活新要求。我国参与全球治理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目标,逐步提升我国信用行业的诚信水平、专业能力、对经济发展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信用支撑能力,以及参与全球治理、对外开放和国际规则融合的能力[3]

共建共享(2036年-)。在我国深度参与全球治理和已经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基础上,对“信用强国”战略赋予新的内涵和诉求,并与“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融合,编制出台“信用强国”(2036-2050年)发展战略,引导和推动“信用全球”建设体系与运行机制,建成世界新型信用组织(WCO)、全球信用标准化体系(WSA),并在其中发挥引导性作用,我国对全球信用的贡献度、融合度达到较高水平,全球信用共融共生的大格局基本形成。

注:本文章版权归作者,引用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否则侵权。

作者简介

吴维海,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执行总监,博士。

先后在金融机构、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等单位工作,完成100多个规划和金融信用项目,多次参加发改委机构和中国质监协会等信用高峰论坛做主旨演讲。曾负责工商银行内控管理、民生银行改革、光大银行制度建设、央行独立性改革和“三会合一”等金融信用课题,出版《大国信用-全球视野的社会信用体系》、《政府融资50种模式及操作案例》等专著,两篇研究报告曾分别获得工信部苗圩部长亲笔推荐和2018年发展改革委春节返乡调研二等奖等。

出版专著:《PPP项目运营》、《大国信用》、《全流程规划》、《政府规划编制指南》、《产业园规划》、《政府融资50种模式及操作案例》、《企业融资170种模式及操作案例》、《新时代强国复兴战略》、《新时代区域发展战略》、《新时代企业竞争战略》、《新时代金融创新战略》等。其中:

《全流程规划》、《政府规划编制指南》由原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作序。《新时代的大国战略》系列专著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作序。

研究领域:政府规划,园区规划,项目开发,金融信用,企业战略等。



[1]吴维海,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执行总监,博士,曾在商业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等单位工作,完成100多个规划和金融信用项目,多次参加发改委智库和中国质监协会等信用高峰论坛并作主旨演讲。曾负责工商银行内控管理、民生银行改革、光大银行制度建设、央行独立性改革和三会合一等金融信用课题,出版《大国信用》、《政府融资50种模式及操作案例》等11本专著,两篇研究报告曾分别获得工信部苗圩部长亲笔推荐和2018年发展改革委春节返乡调研二等奖等。研究领域:政府规划,园区规划,项目开发,金融信用,企业战略等。

[2]吴维海,《大国信用-全球视野的社会信用体系》,中国计划出版社出版,2017年。

[3]吴维海等,《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行业报告2018-2020年)》。


资讯动态